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
很多现如今已经发展为网路巨头的公司,一开始的起点可能都有点超乎你我的想像:「原来它们一开始是做 xx 的?」

有的是取其精华,有的是翻盘重来,有的是意外收穫。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图片来源:Reuters

今天就来看看那些大公司不为人知的「前世故事」。

Youtube:「缘」 来是约会网站

 YouTube 是全球最知名的影片分享平台之一,月活跃用户接近 20 亿。用户可以在平台上观看喜爱的表演,影片,电视剧,电影等,也可以创造发表自己的内容。 Justin Bieber 和 The Weeknd 等明星正是通过该网站获得了巨大的人气。

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在创立初期, Youtube 却是一个约会网站。单身人士能在网站上上传影片,谈论他们对理想伴侣的期望。然而,这一功能对目标客户来说甚是鸡肋。

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创办人将网站重新定位,允许所有种类的影片上传。这一改变瞬间扩大了受众群体以及用户需求,开启了 Youtube 的快速成长。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图片来源:Reuters
Instagram:本来想做定位打卡社群

今天, Instagram 是最受欢迎的社群媒体平台之一。作为 Facebook 旗下的平台,它的图片和影片分享服务估值达到 1000 亿美元,用户数量突破 10 亿,更衍生出了一种全新的社群媒体行销方式。

然而,在成为社群媒体巨头之前, Instagram 只是共同创办人 Kevin Systrom 在学习程式设计时所做的一个简单模型。它的早期版本叫做 Burbn,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服务的社群应用,功能包括线下场地签到,好友出游规划,照片分享,积分等。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
但是 Systrom 和另一位创办人 Mike Krieger 渐渐意识到, Burbn 的功能过于杂乱——他们分析数据发现,用户从来不会使用签到功能,反倒热衷于照片分享。于是,他们将功能简化到了最基础的照片发布,评论和按讚,在用户体验上确保用户可以在三次点击内发布图片,并重命名为现在为人熟知的 Instagram 。也正是其简洁的视觉体验,最终使得 Instagram 脱颖而出。

Slack:为了开发游戏做的副产品

 Stewart Butterfield 可能是最成功的「转型者」 之一。在卖出 Flickr 之后, Butterfield 将他创造的一款游戏改造成了完全无关的产品。

他的公司 Tiny Speck 开发了一款名为 Glitch 的游戏。 Glitch 是一款基于网页的 2D 大型多人线上游戏,灵感来自于《我的世界》,玩家可以通过採集资源打造自己的家。儘管游戏体验广受好评,基于 Adobe Flash 的技术框架导致游戏难以适应移动时代。在 2011 年短暂发布后, Butterfield 于 2012 年宣布放弃这个游戏概念。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
在开发 Glitch 的过程中, Tiny Speck 为了公司的美国及加拿大分部顺畅沟通,开发了一个内部消息平台。

Glitch 项目告一段落后,这个消息平台却被 Butterfield 挖掘出了巨大的商业价值,打造成了今天的 Slack ——一款集聊天、文件分享、项目规划等功能于一体的团队协作应用。

而在这一消息平台的商业化过程中, Tiny Speck 团队将游戏开发的创意与活力倾注到了这款企业应用之上,将用户体验打造的轻鬆有趣——从明亮的主题色,到可爱的 Slackbot 聊天机器人。

受益于此,相较于 Microsoft 等公司功能类似却死气沉沉的竞争品, Slack 赢得了用户的喜爱。 Slack 于 2014 年正式上线,同年估值突破 10 亿美元成为独角兽。四年后, Slack  日活跃用户达到 800 万,估值超过 70 亿美元。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Twitter:两週内从Podcast平台转型

Twitter 公司于 2005 年推出了 Odeo,一个用于搜寻、订阅并分享Podcast的平台。但是由于 iTunes 的成功,苹果在Podcast领域佔据了庞大的市场,迫使 Odeo 不得不寻求转型。

为了徵求转型创意,公司鼓励员工用两週时间準备一个新的商业想法。藉此机会,未来的 Twitter 共同创办人 Jack Dorsey 介绍了一个全新的轻量部落格平台的想法:在这个平台上,联繫人可以即时共享和阅读彼此的状态更新。

如今, Twitter 拥有 3.55 亿用户,用户除了分享个人状态以外,还利用该平台发起社会运动,交流公众新闻,以及推广媒体与文化活动等。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Shopify:从卖滑雪装备中发现商机

Shopify 的创办人 Tobias Lütke 于 2004 年推出了一个名为 Snowdevil 的滑雪装备网路商店。商店本身并没能成功,但在开发的过程中, Lütke 却发现了一个商机。

Lütke 使用了 Miva, OsCommerce 以及 Yahoo Store 等多种框架来搭建自己的网路商店,却发现这些系统的功能、体验以及客製化服务都十分糟糕。于是, Lütke 将公司转型为电子商务解决方案提供商,为小型企业的网路商店搭建提供技术框架。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
2009 年, Shopify 进一步推出了 API 平台以及应用商店,允许商家用第三方开发者提供的 API 定制自己的商店,将产品由工具渐渐平台化。

2013 年开始,  Shopify 开始提供 POS、线上线下库存同步管理、二维码等功能,打造了一个全通路电商生态。在不断的转型与进步之下,如今, Shopify 已为全球逾 60 万商户提供了服务,估值突破 140 亿美元。

Groupon:从众筹到团购

Groupon 起源于一个名为 The Point 的社交平台,鼓励人们聚集在一起共同解决问题或者众筹。儘管这个想法听上去颇具社会意义,它模糊的产品功能中却很难找到真正能够吸引用户、创造价值的点。

而一组用户的奇思妙想,给了创办团队一个灵感—— 20 个希望购买同一商品的人聚在一起,最终争取到了团体折扣。受此启发, 2008 年起,公司将产品功能聚焦于「团购」模式。这一优惠而新鲜的购物方式吸引了大量用户,一度将  Groupon 市值推至160 亿美元的峰值,儘管如今已然跌落至 20 亿美元。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Flickr

前文提及的 Slack 创办人 Stewart Butterfield 的另一成功创业 Flickr,同样来自于一款名为 Game Neverending 的失败游戏。

Game Neverending 是一款 2002 年推出的大型多人在线游戏。当时,这类强调社交互动的游戏在市场上还相当罕见。为了促进用户间的交流,游戏内搭建了即时消息、群聊、照片分享等社交功能。

意外的是,照片分享功能的受欢迎程度反而超过了游戏本身——而考虑到游戏运营的困难, Butterfield 决定将公司转型,命名为 Flickr ,并专注于照片分享。 Flickr 收穫了巨大的成功,最终被 Yahoo 收购。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Netflix:从租售 DVD 起家的

Netflix 这个名字今天几乎成为了影音串流媒体的代名词,但在过去,Netflix 也曾是个传统服务商,通过邮购的形式,在线上提供 DVD 的租赁与出售服务。

但顺应着串流媒体技术的发展以及用户习惯的改变, 2007 年开始, Netflix 主营业务由传统 DVD 转向了数位内容,以订阅的形式为用户提供在线电影和电视节目。

2012 年, Netflix 出品广受好评《纸牌屋》,高调进入原创内容市场。如今, Netflix 订阅用户超过 1.3 亿,已成为传统媒体巨头 HBO 最大的竞争对手—— 2018 年艾美奖, Netflix 以 112 项提名登顶,终结了 HBO 十七年来的统治。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PayPal:从网路安全转到行动支付

PayPal 是个广为人知的老牌线上支付应用。但它首次涉足支付领域,却是作为一个安全软体公司。

PayPal 的原型是 1998 年创立的 Confinity,其理念是将加密银行讯息储存在笔记型电脑上,并支援设备之间传输电子借据,从而使得行动设备具备电子钱包的功能。

约会网站YouTube、音乐平台Twitter:大公司不为人

该服务并没有流行起来,但公司随即转向通过电子邮件实现线上汇款,又渐渐将支付功能拓展到了各个端口。在被电子商务平台 eBay 收购后, PayPal 找到了极佳的应用场景并开始飞速发展。前者最终再次将 PayPal 拆分为独立的公司上市。从那时起, PayPal 估值已经增长到超过 61 亿美元。

在这些大公司发展过程中,早期的创业想法难免遇到困难,在成为各自领域的领跑者之前,这些公司都经历了或大或小的转型。

它们或是寻找客户端以及技术上更可行的办法,或是直接提出一个全新的思路。顺应潮流,及时调整,抓住机会,都成为了它们成功转型的因素。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