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的违章家庭:28个多元成家故事》:期待重见天日的那一天

《我的违章家庭:28个多元成家故事》:期待重见天日的那一天

Vista来自风城,现居台北市,悠游于网路、媒体与科技产业。平常喜欢看看书,写写字。出版过电脑书、小说,更爱在字里行间寻觅人生的况味。立即试读

彷彿还在不太久远之前,同性恋(homosexual)依旧被归类于众人所忌讳、排斥甚至害怕的精神疾病之一,直到二十四年前的五月十七日,同性恋才正式的从精神疾病中移名。

2014年的五月十七日,有超过百位来自各行各业的同志朋友主动跳出来,拿着「我是老师、设计师、学生、军人」等标语,用行动来告诉这个社会同性恋并不可怕,「我是同志,我在你身边!」

刚好在这个时间点,巧合的是我开始阅读由妇女新知基金会、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/联合策划主编的《我的违章家庭:28个多元成家故事》这本书。

光看书名《我的违章家庭:28个多元成家故事》,就让人可以感受到这二十八个真实故事的背后,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。其中有几篇文章,特别让我有所感触。

像是纪大伟老师写的〈家是心之所在〉,表面上读起来顺理成章,但其实真正让每个人可以安心的那个家,却未必是自己的原生家庭。而有可能是和同事、朋友,甚至是几个好同学所成立的居所。

纪老师也提到,「我们甚至该让婚姻『去神圣化』,这样可以减少许多人的痛苦。国内外反对同性恋婚姻的保守人士常说,他们反对的原因是婚姻神圣,不容同性恋侵入──如果婚姻的神圣性降低,它是不是就会变得民主一点?」

如果说纪大伟老师的这篇文章,犹如在心湖中丢下一块石子,也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,那幺接下来的几篇文章,更对我产生偌大的冲击。

惟若在〈家,一言难尽〉这篇文章,有着对时下人们的情感状态的有趣描述。他提到「在Facebook中有个设定情感状态的栏位,我始终不曾理会,因为选择其中任何一个选项并将其公开的同时,就等于选择了特定,或不特定的,多数人对你的生活的想像,而那些想像却可能与真实的生活感受有极大落差,甚至南辕北辙。」

我其实满认同他的看法,虽然自己还单身,也曾开玩笑的跟朋友说希望很快可以改为「稳定交往」。但是,如果哪天真的去改动了情感状态的设定,也许会收到很多朋友的祝福,也或者会有人投来怀疑、好奇的眼光。自己,真的愿意去承受那些光怪陆离的想像吗?

特别是对于同性恋朋友来说,即便只是公开情感状态,都可能受到旁人异样的眼光,想想也真是不简单哪。

当我读到勇哥所写的〈我那真实存在但无法被看见的同志家庭〉时,心情更是急转直下,看到勇哥和他的伴侣必须躲躲藏藏,两个大男人小心翼翼的隐藏他们之间的关係,捍卫得来不易的爱情,便让人觉得这并不公平。

勇哥把对另一半的爱,勾勒得相当鲜明又有稜角,「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扮演一个外人的角色。等伤口包扎好后,开车带另一半与他弟弟回到我们的家。回到家中,我必须装作对这个环境不熟悉,一举一动还要刻意询问,装作是个陌生人。他弟弟贴心地继续照顾他,帮他用毛巾擦澡,而我仍只能是个关心的朋友。当告一段落时,我告诉他弟弟,可以在回家途中顺道带他去搭公车,于是一起告别后出门。在送他弟弟到公车站牌后,继续前行,直到稍远处才掉头回到定中,在没有外界监视下,以伴侣的身份照顾行动不便的另一半。」

「只是小小的伤口包扎,我就已经如同外人,必与在外界监视下行礼如仪地完成一个外人应有的规範,在别人都离开后,我才能表达我对生命至爱的关心。如果他今天伤势严重,我可能会是最后一个被通知的人,甚至不会被通知。如果我因此错过与他最后相处与道别的机会,我不知道我将如何面对自己,并无憾地度过余生。」


一般人也许可以无视这个真实存在但无法被看见的同志家庭,但对勇哥以及许多同志朋友来说,这却是他们日常生活的写照。

对于家人、伴侣的挚爱,我们看多了文坛诗人的歌咏。但对于同志朋友来说,他们为了「多元成家」的理念,往往必须付出更大的心血;而我们除了尊重,也应该能够感同身受。这是我看完《我的违章家庭:28个多元成家故事》的感想,也希望你可以理解这群朋友的世界。

希望有一天,每一个躲在阴暗角落的违章家庭,都可以重见天日。是的,我这幺盼望着。

延伸閱讀